□據新華社北京5月19日電
  5起違法占地、違規建設高爾夫球場案件19日被國家發展改革委、國土資源部通報。近段時間以來,多地國土部門再次掀起整治土地違法的浪潮,違建高爾夫球場將成為整治重點。
  不過,令人費解的是,2004年至今,國務院辦公廳及有關部委對高爾夫球場建設下達了近十道禁令,高爾夫球場卻是越建越多,硬政策遭遇軟抵抗。那麼,到底是誰在建高爾夫球場?誰在打高爾夫球?誰來查違規建設的高爾夫球場?
  誰在建?
  地產“反哺”高爾夫
  記者發現,十年來,國務院及中央各部委先後下發近十條禁令。然而,地方興建高爾夫球場的熱潮並未因此受到太大影響,“未批先建”、違規審批成為絕大多數高爾夫球場的招數。
  到底誰在頂風違規作案?記者調查發現,違建高爾夫球場大多與地產項目相連,二者幾乎成為一對“孿生兄弟”,不少背景“硬”、不差錢的地產開發商根本不把國家禁令當回事,公然用高爾夫球場為地產項目“鍍金”,藉以大幅提升地產項目“附加值”或聚集人氣。
  廣東省某房地產業內人士說:“一個18洞的高爾夫球場,投資建設成本至少1億元,每年維護費用超過1000萬元,光每天的維護成本就需要近3萬元,按照打一場球1000元的價格計算,一天要至少30個人來消費才能勉強收回運行成本。”
  “先有高爾夫給地產‘鍍金’,地產再‘反哺’高爾夫,才不至於虧本。”業內人士道出了其中的奧妙。
  一個高爾夫球場,其實是開發商牟取暴利、地方政府渴望政績形象等諸多利益衝動的交匯點。開發商借建設高爾夫球場之名,可以大大提升項目品質好賣樓,一些地方政府則認為,這樣的項目可以加快城市化和旅游業的發展。就這樣,一批批違法的高爾夫球場在國家一陣陣喊打聲中,如春筍般冒出、生長、經營、壯大……
  誰在打?
  接待的是重要“領導”
  三亞某高爾夫球會推出的限量版體驗卡和商務卡分別高達50萬元和80萬元; 深圳某高爾夫球場會員費至少十萬元以上,會員每場收費350元,非會員每場1490元;雲南省西雙版納某高爾夫球會個人終身記名會籍的公開發行價格為30萬元/張……
  高爾夫球運動由於其成本昂貴,在一些國家又被稱為“貴族球”運動。在違規高爾夫球場頻頻冒頭時,誰在消費這場“少數人的盛宴”?
  記者曾在南方某市調查一涉嫌違規建設的高爾夫球場時,工作人員告訴記者“這裡一般不對外營業,球場不掛牌、不宣傳、不賣票,接待的都是重要‘領導’,只有接到老闆的電話批准才允許進去打球。”
  從部分地區查處的相關案例來看,部分公務人員頻頻出現在高爾夫球場的豪華消費中。2013年底,中央紀委通報的10起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的典型案例中,交通運輸部綜合規劃司司長孫國慶用公款打高爾夫球、公款旅游,受到黨內嚴重警告處分。
  媒體曾曝光溫州市20多名副廳級至副處級領導幹部在某高爾夫球會兼職,並分別擔任主席(會長)、名譽副主席、名譽副會長、副會長等職務,占據協會領導席位的“半壁江山”。一位精於高爾夫球運動的企業老闆透露了他的生意秘訣,“請領導吃飯不如請領導打球,不打不相識,一揮桿,一個關係就建立起來了,好多生意都是在打球過程談成的。”
  誰來查?
  國土資源部“無權執法”
  在最嚴格的土地保護制度下,儘管國家明令禁止新建高爾夫球場,儘管國土資源部等多次掛牌查辦並通報違規建設的高爾夫球場,為什麼沒能遏制違建現象?到底是查得弱還是抵抗太�
  記者瞭解到,目前對於違法建設高爾夫球場等土地違法問題,執法主體為國土資源部門,但是作為政府的直屬部門,大部分情況下遭遇“無權執法”的尷尬。一名縣級國土資源局局長向記者大吐苦水:“違法違規的項目,我們不想批,但是一把手二把手一句話過來,不得不批,否則就是‘影響發展大局’。”而且,由於自身沒有執法權,即便發現了違法違規情況,國土資源部門也必須聯合其他具有執法權的部門聯合執法,很多時候就不了了之了。
  此外,對於已經曝光的違法違規項目,目前處罰措施有限,許多地方往往只能罰款了事,這並不能遏制背後利益巨大的高爾夫項目。
  更嚴重的是,一些地方政府的姑息放縱,一些拿著“貴賓球卡”打球官員的“暗中相助”,成了違建高爾夫球場的“保護傘”。  (原標題:十年近十禁令限不住違建高爾夫球場)
創作者介紹

紐約遊學-自助家遊學網

ey19eyyvp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