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稱逃離廣州是偽命題 但廣州人才需求結構發生變化
  文/ 記者劉幸、劉冉冉、何穎思
  漂泊不定的生活,讓就業於某房企的梁華不時有逃離廣州的衝動,但當一串新房鑰匙終於捏在手上的時候,一切的辛勞都成了慶幸。面對廣州這個漂了十二年的城市,梁華不無自豪地告訴記者,“搞定了房子,我還提離開幹嘛呢?”
  當“逃離北上廣”成為時髦口號時,與梁華類似的大學生主流仿佛被淹沒了。來自官方的數據表明:近5年來廣州接收外地籍大學生人數從28200人增長至45413人,增長六成,而且連續5年穩定增長,抵達廣州南方人才市場搵工的各地大學生多年保持近30萬人次的規模。因此在專家眼裡,逃離廣州成了一個偽命題。不過專家也提醒,隨著新的產業,如電商、金融的崛起,廣州人才需求的結構也正變化之中,大學生就業也該與時俱進,避免出現人才需求的結構性矛盾。
  人物故事
  他留下
  “在廣州可以不靠關係,不去鑽營權術就能安身立命。這與老家企業相對少,資源相對被少數人控制是完全不同的。”
  行在廣州:
  上班之路從長征到暢通
  2014年8月一個周末的早晨,珠江新城譽城苑某樓中,太陽光透過窗紗懶洋洋地照進屋子,在某地產公司上班的梁華拿出一串鑰匙開門迎接記者的到訪。他把鑰匙在記者眼前晃了晃,高興地說,花都的房子交樓了,終於可以在廣州落戶了。
  但時針撥回2006年夏,他一家人可不是這麼想的。當時,為了省下租房開支,告別中山大學的康樂園後,梁華住進公司安排的宿舍,在東圃大馬路一小區暫且安身。
  “那個時候沒有建BRT、地鐵5號線也沒有通,而上班的地點在越秀區的較場西路,因此每天的上下班就是兩次長征。”梁華說,每天真累啊,早上6點多就得起床,擠上唯一一趟直達較場西路的公交車,在擁擠塞車、停停頓頓之中,抵達中山二路與中山三路交界處,共經逾20個車站後下車,最後快步流星般回到企業打卡,總會花去1小時15分鐘至1.5個小時。
  不過8年後的當下,隨著BRT、地鐵5號線的開通,當年的擁擠之地成了一個新的宜居之地。梁華上周就剛剛回過東圃大馬路的宿舍,原來BRT從天河城出發,不用20分鐘就到了。
  住在廣州:
  剛畢業也能住市中心
  2007年初,梁華從東圃搬了出來,靠近公司居住成了其首要目標,幾番換房,得以輾轉楊箕、五羊邨、動物園、崗頂等地,見證了珠江新城從藍圖到成型的點點滴滴。
  梁華漂泊第二站來到了楊箕,此時楊箕村尚未進行城中村改造,上世紀八十年代洗米石外牆、樓齡近30年的房子是其與同學兼同事的蝸居之處。
  有人覺得廣州是一個說不清的城市,就連楊箕如此一個再市中心不過的地方,居然是一個城中村,裡面物價之低切合了剛工作學生的需要。“餓了,楊箕村有的是美食,全國各地八大菜系均能找到,下班了約同學飽餐一頓,可以一個月不重覆店。”梁華說,老家茂名菜式相對單一,廣州單單舌尖上的體驗就讓人捨不得走。
  就業廣州:
  不靠關係就能獲得機會
  2007年11月,梁華所在企業從較場東路搬到珠江新城上班。站在大廈51層的辦公室里望向窗外,海心沙、花城廣場當時是一片黃土之地,西塔也尚未建成,一切都在緊張的施工狀態中。
  梁華說:“很明顯,這裡代表著廣州的現在與未來,每一座寫字樓里都充滿著機會,北上廣深之外的城市是很難見到有這樣的機會的。”
  梁華想了想說,也許有些人覺得廣州人冷漠,連熟人之間都極少串門,有事談,往往下館子商量,給人一種註重私人空間的氛圍。起初,他也很不適應這種方式,甚至有些反感。不過他慢慢發現,這也是廣州可愛之處,是一個城市相對成熟的地方:只要你努力,如此多的寫字樓里,總有一份工作適合你。因為在廣州可以不靠關係,不去鑽營權術就能安身立命。這與老家企業相對少,資源相對被少數人控制是完全不同的。
  與之相匹配的是,政府部門辦公效率高,公務員沒有給人高高在上的感覺,這是廣州最讓梁華肯定的地方。
  梁華負責所在企業的財務工作,後又負責房產證辦理,需要與不少政府部門打交道,雖然繁瑣,卻沒有遇到公務員借職務之便刁難的情況。政府管理水平高,辦事效率高,且給企業創造出一個相對公平的商業環境,這是企業扎堆廣州的原因,更是梁華不時出現離開廣州的衝動後,冷靜下來又不捨得走的重要原因。
  她走了
  “在廣州的生活主要存在兩大攔路虎,一是房價高,二是壓力大。”
  儘管廣州的就業率較為穩定,但是在穩定的背後也有隱憂。與梁華同一屆的吳丹丹在廣東外語外貿大學畢業之後,在廣州入了忙碌的公關行業。她告訴記者,在廣州的生活主要存在兩大攔路虎,一是房價高,二是壓力大。
  做公關這一行的,往往晚上2~3點都還在修改第二天的方案,而一早7點多就得起來趕公交車上班。工作4年後,參加高中同學聚會,一個同學說的一句話深深觸動了她:“OL?(白領麗人英文office lady的縮寫)怎麼你有old lady(老婦人)的跡象呢?眼角皺紋都若隱若現了。”
  工作4年之後,家人催促她解決終身大事,經家人介紹,她認識了在惠州的男朋友,兩人拍拖後不久就決定結婚。在別人看來,這時誰遷就誰是一道坎。但是吳丹丹二話不說,辭掉了廣州的工作,遠走惠州,寧願從一份保險培訓的工作再起步。
  為何如此訣別?吳丹丹告訴記者,拍拖的時候去過惠州,特別看了看愛人的工作狀態:他在國企工作,離家比較近,加上工作相對輕鬆,每天有很多時間陪家人。若到了廣州,他得換一份工作,但是廣州的職位並不好找,找到的工作工資也可能沒有惠州高;更要命的是,廣州房價坐火箭一樣,遠非兩人當時工資所能承受。所以她很果斷,沒有一點留戀就決定了離開。
  調查數據
  過半中大學生畢業後廣州就業
  廣州,是逃離還是堅守?梁華多年打拼終於扎根廣州是多數到廣州就業大學生的寫照。記者從廣州市人社局瞭解到,2009年至2013年廣州市共接收187613名非廣州生源大學生入戶。據統計,廣州接收大學生入戶呈逐年遞增趨勢。
  入戶廣州的外地籍大學生中,以廣東本省戶籍為主,其次為湖南、湖北、江西等中南省份戶籍。據統計,2013年入戶廣州的大學生49%為廣東省內戶籍,外省戶籍大學生排名分別是:湖南8%、湖北7%、江西5%、河南4%
  與梁華同一屆,但是隨後讀研的中山大學數學與計算機專業碩士畢業生鐘復通也說,從來沒有想過離開廣深等大城市。根據愛拼網對超過一萬名中大畢業生的就業統計情況顯示,中大55.27%的畢業生選擇了廣州,14.88%的畢業生去了深圳。與省內其他高校不同,作為全國性綜合大學,中大前往北京、上海的比例也很高,分別有4.47%與4.11%,遠高於省內其他高校。這意味著接近8成的畢業生選擇了北上廣深。
  又如華南理工大學,其就業指導中心提供的數據顯示,在2012年,本科畢業生留廣州工作的比例為42.2%,去深圳的為14.1%;到了2013年留廣州工作的比例為46.35%,去深圳的為12.55%,選擇廣深的比例還略有增加。
  記者計算了一下,入戶廣州大學生僅僅占求職人士的10%~15%。南方人才市場是眾多大學生廣州就業的首選求職地,中國南方人才市場管理委員會辦公室主任王世華告訴記者,外地生源來廣州就業的人數這幾年都穩定在20多萬,加上5萬多廣州本地生源,南方人才市場每年接納的畢業生在26~30萬人之間。王世華認為,廣州對畢業生的吸引力並沒有下降。從流失率來看,南方人才統計顯示,每年有10%~15%的畢業生流失,這也是一個很正常波動的數據。
  就業形勢
  產業結構調整帶動人才需求變化
  變化1:
  傳統行業從業者更易離開大城市
  不過隨著廣州產業調整,人才需求結構開始出現變化!紡織服裝業是廣州的傳統優勢產業。但來自廣州大學紡織學院在花都一民企從事服裝設計的練丹玉告訴記者,畢業後從事服裝設計的同學薪酬普遍在2000~3000元,想留在廣州不易。
  廣州白馬市場有1000多個檔口,每一個檔口的後面就是一家服裝企業,市場一部門負責人陳寶洪告訴記者,隨著廣州人力成本越來越高,市場內出現企業生產基地往外搬遷的苗頭,近幾年出走的說得出名字的有4~5家。除了產業工人,與此相關的企業主管、服裝設計人員等需要大學教育方能勝任的工作崗位也得轉移。陳寶洪還稱,去年白馬成立了專門的電子商務部門,當年的應屆大學生招聘人數為20人,今年這個人數翻倍至40人,涉及市場運營、技術、管理等部門。與電商部門需求翻倍不同,傳統專業市場的經營人才則大減。
  變化2:
  新興行業從業者多選擇大城市
  與傳統專業不同,隨著國民經濟的發展,新的經濟增長點帶動了更多新專業的人才需求。當多數國人尚不知電子商務為何物的時候,中山大學在21世紀初就設立了電子商務專業,最初幾屆畢業生都不知如何就業,然而時過境遷,這些早期畢業生成了電商領域中高層的翹楚。
  記者調查發現,經管類及計算機類專業的學生也容易集中在大城市。以中大管理學院會計係為例,過去幾年的統計顯示,留在廣州的比例超過64.19%,比該校的平均水平要高出9個百分點多。電子信息科學與技術則更加明顯,在廣州的超過42.59%,北上廣深的就業人數占比加起來約84%。
  專家觀點
  逃離北上廣說法與廣州實際不符
  “我不同意媒體上說的逃離北上廣的說法。”華南師範大學教授、勞動經濟學人力資源管理方向博士生導師諶新民接受本報採訪時說。他表示,來廣州就業的大學生比較多,同時,來廣州就業的大學生成功就業的比例也比較高;關鍵是,現有在廣州就業大學生離開的比較少,因此逃離北上廣的說法不合廣州現實。
  這些年廣州經濟社會發展出現了大的變化,出現瞭如電子商務等新興行業相比傳統行業發展快一點。這就要求大學生不斷提高自身的素質與能力,適應廣州經濟社會發展的轉型。
  “二十年前,乘改革開放東風,幹部‘下海’、知識分子‘弄潮’,廣東民營科技企業開始創辦,作為改革開放的前沿,同時具有毗鄰港澳的地緣優勢,廣州和其他珠三角城市有大量的人才需求,出現‘孔雀東南飛’的現象是很自然的事情。”南方人才市場的創辦人盛南方表示,近年“逃離北上廣”個案的確存在,於國家而言是“好事”,但非普遍現象。這主要是由於國家政策的扶持和產業結構優化調整,二、三線城市的經濟發展極大地刺激了人才需求。  (原標題:留在廣州:入戶大學生5年漲6成)
創作者介紹

秋天

ey19eyyvp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