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老金“並軌” 工資會漲嗎?待遇會降嗎?
  終於“並軌”了!
   得知養老金並軌,廣東陽春的餘佩霞說:“終於盼到這一天了。”她盼望通過養老金“並軌”,把自己的養老金提上去,提高晚年生活質量。
   記者採訪發現,養老金“並軌”的消息一齣,在社會上引起了很大的反響。普通老百姓拍手稱快,認為體現了公平;有些公務員卻感覺一下子難以接受。多位專家分析認為,養老金並軌後,公務員退休金肯定要降低一些,但降幅不會很大,即使有很大降幅,也會通過職業年金彌補。專家認為,與企業年金不同,職業年金的推廣力度會很大。
  羊城晚報記者 尹安學
  問題:為什麼要“並軌”?
  解答:“雙軌制”有違社會公平
   一位退休人員告訴記者,國家連續提高企業退休人員養老金,現在每月拿到手的養老金已經不錯了。在廣州,月入四五千元養老金並不少見。“但大家意見很大,一提起養老金‘雙軌’制就有些氣憤,為什麼,還不是因為不公平,憑什麼機關不交養老金,退休後還要拿高額退休金?”
   “養老金的制度設計,最忌諱不公平。”華南農業大學社保系主任張開雲說,“雙軌”制民憤這麼大,很大程度是因為不公平,企業員工都繳費,為什麼唯獨機關事業單位不交,退休後還能按在職工資的90%拿?
   國家行政學院竹立家教授認為,國家下決心推進養老金“並軌”,回歸了養老保險的本來面目:誰繳費、誰受益;繳費越多,繳費時間越長,受益越大。
  問題:並軌後養老金降低,工資會不會漲?
  解答:機關和事業單位人員很可能漲工資
   在廣東省直機關工作的小汪告訴記者,4年前報考公務員,老爸給他說的最多的就是公務員有保障,特別是退休金高。“但突然聽到這個消息,一下子還不能接受,不知道未來能拿多少錢。”小汪說。
   中國社科院社會政策研究中心秘書長唐鈞說,單純從基本養老金賬戶來看,機關和事業單位工作人員能拿到的養老金的確會變少,因為以前退休後是財政支付,標準比較高。此次改革中的一個“同步”是,養老保險制度改革與完善工資制度同步推進,隱含的意思就是,作為改革的配套和潤滑措施,可能會給機關事業單位人員漲工資。
   “在並軌之前,很可能會給機關事業單位工作人員漲工資。”唐鈞推測稱,一旦納入社會保險制度,機關和事業單位人員也需要從自己工資中扣除一部分養老金,存入其個人賬戶,這勢必導致公務員拿到手的工資變少了。為了平穩過渡,有關部門很可能會在改革之前,給機關事業單位人員適當漲工資,使扣除個人繳納部分之後,拿到的工資能與之前基本持平。
  問題:“並軌”之後能拉平養老金水平嗎?
  解答:短期內拉不平,但肯定可以
   在很多專家看來,其實,對普通老百姓來講,只要能拉平養老金水平,養老金是否“並軌”並不重要。養老金“並軌”後,能拉平養老金水平嗎?
   華南農業大學社保系主任張開雲分析認為,短時間內拉平不現實,但可以肯定,公務員養老金必須比現在的水平降,不然,並軌就沒有意義了。
   養老金計算方式複雜,很多人並不能算出自己養老金的真實數額。張開雲說,每個人繳費年限、工資水平都不一樣,最終發放的養老金額度肯定不一樣。假如機關事業單位要建立與企業相同的養老保險制度,那就會人人平等,嚴格按照制度辦事,根據每個人繳費情況確定養老金水平。編輯:冉丹
   1
  問題:為什麼機關和事業單位一起並軌?
  解答:一起改革可以減少阻力
   “機關與事業單位同步推進養老制度改革,這種做法並不讓人意外。”張開雲說,2008年,國務院選擇在廣東、重慶等地試點事業單位養老保險體制改革,一些人瘋傳養老金會下降,導致大學里一些教授要提前辭職,引人不安。這次試點還沒開始就結束了。“對事業單位養老金改革試點,國家一直想推,但一直難以推進,主要是阻力大。”
   張開雲說,之前將機關事業單位養老金改革試點從事業單位開始,而事業單位的主體是中小學以及高校老師,他們的議論容易引起輿論關註。
   很多人覺得,一下子對近1000萬機關職工、2700萬事業單位職工同時進行改革,社會壓力會更大。對此,國家行政學院竹立家認為,這顯示了中央深化改革的決心,“恰恰相反,一起改要比分步改阻力更小,因為大家都一樣,沒有什麼好比的。”
   張開雲說,“五個同步”是“一個統一”的配套措施,都是為了配合機關事業單位建立與企業相同基本養老保險制度而配套設立的。因為有五個同步措施,給人留下想象空間,“從這些措施看,中央已意識到改革的壓力,通過多種措施緩解這種壓力。”
  問題:“並軌”後,“中人”怎麼辦?
  解答:可以由國家財政補貼
  張開雲說,“並軌”之後最大的難題是,如何對待機關事業單位里的“中人”?
   社保領域講究“老人”、“中人”、“新人”。所謂“老人”是已經退休的人員,按照“老人老辦法”的原則,已經從機關事業單位退休的人員將肯定按照現有的核發模式發放養老金。
   所謂“新人”,是指在實施養老保險制度之後進來的人員。按照一般制度設計原則,這些新人顯然要遵從新制度的安排,因為參加工作之前,都已明瞭這些制度。
   所謂“中人”,指現在還在機關事業單位工作的人員,他們還沒退休,突然實行新制度,以前按在職工資90%發放的養老金預期被打破了,如何對待這些人?“中人”們存在的一個大問題是:長期沒交或者只交很少的社保金額,個人賬戶錢很少,如何提高他們的退休待遇?
   中國社科院社會政策研究中心秘書長唐鈞認為,對“中人”參加養老保險後的個人賬戶“空賬”問題,國家一定會想辦法逐步解決。對統籌賬戶部分,機關和全額撥款的事業單位,由財政補貼,雖然還這筆舊賬是巨大的財政負擔,但相對會好一些,而對於差額撥款和自收自支事業單位,這個窟窿怎麼填?此外,個人賬戶更是個大難題,“你讓一位工作30年的公務員,補齊過去30年的養老金個人賬戶,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這不是一個小數目。因此只能是視同繳納,由財政補貼全部或者大部。”
   張開雲說,從社保運作的基本原理來看,個人補繳個人賬戶,也是應該的。“我現在最不擔心的是全額撥款機關事業單位,我最擔心的是差額撥款的事業單位,假如這些單位沒有錢,誰來保障這些單位的職工養老待遇?”編輯:冉丹
  案例
  只因從企業退休養老金少了近一半
   雙軌製造成的養老金差異,在廣東陽春餘佩霞身上體現得太明顯了:她工作36年,有28年是“國家幹部”。1991年為了孩子讀書,她申請從陽江市總工會副主席崗位離開,調回陽春市老家,被安排到陽春市鋼鐵集團公司工作,仍是副處職位。1999年,餘佩霞退休。此時,國家已在企業實施退休社會養老保險,雖然在企業也是一名副處級幹部,但她的退休金只有469元,而原來在陽江市總工會工作的老同事,退休金有1000多元。
  近年來,經過多次調整、提高,餘佩霞退休金上升到近2000元,而此時同級別機關退休幹部已領取3000多元的退休金。
   餘佩霞的遭遇經本報報道,引發社會廣泛關註,但由於制度設計,將餘佩霞認定為企業退休人員,她的養老金個人賬戶里,在國家機關工作的28年都沒有交一分錢養老金,一些企業甚至到本世紀初才開始給員工買社保,長時間的“空賬”被“視同繳費年限”安慰,但從哪裡拿錢給他們支付養老金呢?(尹安學)
  解讀
  公務員養老金減少或由職業年金彌補
   “不過,國家顯然考慮到公務員養老金待遇落差,這次特別提出要建立職業年金。”張開雲說,要同步建立職業年金,可見推廣之迅速、急切,“可以預見,公務員以後退休金將分為兩部分,一部分是從社保局領取的養老金,另一部分是職業年金,最終領取的養老金不會很低。”
   記者瞭解到,所謂職業年金,是指公職人員的補充養老保險,這部分由其所在的機關或事業單位繳納。職業年金是職工工資的延期支付,這種延期支付的目的是為未來的退休養老做準備,以避免基本養老保險不足時所帶來的生活水平的下降。
   職業年金與企業年金性質相同,當年因企業退休金低,國家鼓勵企業建立企業年金。不過,企業年金不是強制性的,完全靠企業自願繳納,也沒有固定的標準和比例。從目前的情況來看,給職工繳納年金的企業非常少,一般的企業不具備這樣的財力,又沒有強制措施。
   “我個人認為,大家不要對這個養老金並軌抱太大希望,從制度上並軌了,不一定能從結果上並軌。並軌後,公務員和事業單位工作人員的退休金未必會變少,企業人員跟他們的退休金差距不一定能縮小。”中國社科院社會政策研究中心秘書長唐鈞認為,建立職業年金後,如果所在單位是全額撥款單位,職業年金由財政全額補貼,這是有保障的。“因此,並軌後,公務員的職業年金會在很大程度上彌補養老金的減少。”(尹安學)
  權威人士談養老金“並軌”
  關於公務員工資
   西南政法大學勞動與社會保障法教授熊暉:在全面實現養老並軌之前,公務員工資可能實現普漲。但是大幅上漲可能性不大,主要是為了覆蓋社保支出部分。
   中國人民大學教授鄭功成:實施養老“並軌”並不意味著機關事業單位人員工資必然上漲,但卻是調整工資制度的好機會。國家應支付改革的初始成本,即適當增加一次工資,以消減改革初期帶來的陣痛,促使制度平穩轉型。
  關於職業年金
   西南政法大學教授陳步雷:這是為了減少改革阻力,旨在給出預期,給總數接近4000萬的機關事業單位人員吃下“定心丸”。建立職業年金就是為了補充待遇降低的部分,因此改革後機關事業單位職工養老待遇不會出現明顯下降。
  鄭功成:改革後機關事業單位人員基本養老金那部分肯定會減少,但加上職業年金,總體待遇應該不會有太大變化。
  關於職業年金來源
   熊暉:養老保險目前個人繳費是小頭,基金支付和財政補助才是養老金構成的大頭,而國家應該在制度轉軌期間承擔這部分轉製成本,建立起職業年金最為關鍵,這部分應該會由財政資金和自收自支的事業單位雙重投入。
   鄭功成:這次改革的關鍵是如何建立穩妥的“中人”過渡辦法,讓老人和新人之外的“中人”養老問題得到妥善解決,同時也應當解決好機關事業單位中編製內外員工的現實權益差距問題。
   陳步雷:對於“中人”,應該建立基本養老保險和強制性職業年金雙支柱的養老保險制度。也就是說,機關事業單位工作人員的基本養老保險制度實行統籌基金與個人賬戶相結合的籌資模式,按60%的替代率(養老金與在崗工資之比)進行制度設計;同時,建立強制性的職業年金制度,職業年金的替代率以現有待遇不降低為要求,大致按照替代率的20%至30%進行設計。 編輯:冉丹
  (原標題:養老金“並軌”公務員工資可能實現普漲)
創作者介紹

秋天

ey19eyyvp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